用戶名    密碼    驗證碼: 看不清?點擊更換     注冊帳號 |  在線報名 | 教材注冊
當前位置: 主頁 > 翰林學堂 > 采蜜庫 > 五六年級 >

小學高年級作文指導:遣詞造句細推敲

時間:2012-07-31 22:04 來源:未知 作者:翰林寫作 點擊:

   宋代大文學家王安石,為表達他對鐘山的懷念之情,停船瓜州時寫了一首《泊船瓜州》。瓜州和長江南岸的京口(現稱鎮江)隔水相望。詩是這樣寫的:“京口瓜州一水間,鐘山只隔數重山。春風又綠江南岸,明月何時照我還。”第三句中的“綠”字,本來是形容詞,這里用如動詞,系“使之變綠”之意。一個“綠”字,就把春風帶來的景象非常形象地表達出來了。聯系全文,尤其是最后一句,不難看出,作者想說的還有:一年一度,江南岸有了變化,一片盎然春意,充滿了歡樂美好的氣氛。可是,我官居外地,又過了一年,現在離家已不遠,“只隔數重山”了,卻不知何年何月何時才能回家與家人團聚,去過那如江南一樣的富有生氣的美好生活呢?悠悠思鄉懷親之情躍然紙上。“綠”字之妙,不言而喻。

  據《容齋續筆》等資料記載,這一句中,王安石開始并不是用的“綠”字,而是先用“到”字,又用“過”字,再經過幾十次的改動,最后從“春風何時至,又綠湖上出”和王維的“春草明年綠,王孫歸不歸?”幾句詩中得到啟發,才用了這個“綠”字。這首詩流傳至今,不能不說和“綠”字的錘煉運用有極大的關系。

  在遣詞造句方面,近代文人更不乏其例,較之古人毫不遜色。魯迅的《五律·無題·大野多勾棘》后二句“風波一浩蕩,花樹已肖森”中的“已”字,從初稿到定稿,歷時四年,此中甘苦,自不待言。臧克家三十年代的名篇《難民》中,“黃昏還沒有溶盡歸鴉的翅膀”一句,其中“溶盡”一詞曾數次改動,先后寫作“消逝”“隱去”“吞沒”等詞語,最后經反復推敲才定為“溶盡”一詞。這簡直是在“煉意”。讀毛澤東同志的詩章《賀新郎·讀史》手跡,我們發現他老人家自己改動了五個字。“流遍了,郊原血”的“流”,原為“灑”;“一篇讀罷頭飛雪”的“篇”原為“遍”;“天涯過客”的“涯”,原來是“涯”,后改為“窮”,又圈去,復改為“涯”;“但記得斑斑點點”的“記”,原是“憶”;“歌來竟”的“竟”原是“盡”。

  以上的故事告訴我們,大凡不朽的名作,都做到了“一字未安細推敲”。

友情連接
香港马经一尾中特 7m体育比分直播 有三公游戏的棋牌 黑龙江时时彩11 五分赛车 股票app靠谱吗 王者捕鱼下载链接 闲来广东麻将推倒胡版 双色球开奖结果坐标 网上购彩什么时候恢复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频 巴西vs墨西哥比分推荐 北京银河期货软件下载 qq游戏为什么没有斗牛 邻居中彩票 篮球彩票胜分差 北单比分延迟